今天:
车辆明天限行:
设为首页加入收藏
贵阳网站建设

这名日本老人决定死在中国 就为这片田里的小麦

2017-09-30来源: 新京报 我要评论我要评论
摘要川崎下了飞机,见到农场主李卫的第一句话是,“请你帮我准备好葬礼,我要死在中国。”
  川崎下了飞机,见到农场主李卫的第一句话是,“请你帮我准备好葬礼,我要死在中国。” 川崎广人比较不同肥料下小麦的生长情况。受访者供图   这里是中国河南省新乡市原阳县小刘固村。   村子里几乎看不到年轻人——他们前往城市里打工,留下七八十岁的老人和妇孺闲来无事,三五成群在街边聊着天。这个常住人口不足700人的偏僻乡村,距市区车程60公里,村中随处可见的2层小洋楼和平整的泊油路,证明村民们生活还算安逸。   村子东南角有一个农场,农场主李卫包了400亩地,养殖散养鸡、种植各种农作物、建立堆肥厂。但村民们还是习惯叫它30年前的老名字——“猪场”,它现如今的全名是“小刘固农场”。   这里住着一名71岁的日本人,他叫川崎广人,在农场进行着一项循环农业的实验。   实验说起来不复杂,核心就是用猪粪、牛粪、鸭粪、米糠、发酵粉、酒渣通过高温发酵制成堆肥,用以代替化肥农药或者降低后两者的使用量。   这场实验一做就是4年,虽然川崎和李卫每天披星戴月,可依旧没有取得成功。村里人认为川崎这一套不靠谱;来农场取经的年轻人,很多待了三天就走了;由于生活习惯的差异,这位日本老人还和农场职工起了冲突……   可他依旧信心满满,有人问他推广循环农业的梦想什么时候能实现,他一直说,“就快了,就快了!” 川崎广人在田间查看土壤状况,受访者供图   农场里的日本老人   9月20日凌晨四点钟,农场里的所有人包括公鸡都还沉在睡梦里,川崎广人从地铺上爬了起来。尽管川崎已经在小刘固农场生活了4年,但比起躺在床上,他还是习惯打地铺,他在日本这样睡了60多年。   川崎迅速穿上那套沾满污渍的深蓝色工服和五星军帽,一边整理衣衫一边走向农场后面的堆肥厂。   他熟练地从鼓风机上拽出拧成团的气管,插进一人多高的粪堆中。用鼓风机打入大量空气,能让粪便的微生物分解效率更高,发酵得更充分,肥力更强也更均匀。   接着他开始巡视大棚、堆肥,7点半主持晨会,白天为在农场深造的研修生授课,下午和晚上一直憋在办公室里修改培训会的PPT,除了中午1小时的休息外,他得一直忙到晚上9点钟。   以打开一瓶啤酒为讯号,一天的工作才算宣告结束。   这一天的安排也是他现在人生的全部:运营小刘固农场;培养循环农业人才,对有志于循环农业的年轻人进行为期一年的技术培训,再把他们送到日本农业公司工作两年;推广循环农业理念。   这些工作有了阶段性的成绩。原本亩产千斤的小麦在浇灌了几年堆肥后,产量升至1200斤左右;第一批农场20人参加的研修生项目,有3人被日本公司接收;培训会办了13届,近700人参加,参与者有环保人士、大学生、农业公司负责人和政府官员。   川崎还投资5万多元,架设了1000亩地的液肥管道,供当地农户免费使用,“帮农民们赚了钱,他们就会相信我”。   川崎喜欢在工作后拍照留念,热衷于发微博,享受在人群中央的感觉,他渴望被人看见自己的价值。他有21万微博粉丝,2015年,一次为村子里遭受家庭暴力的妇女求助让他声名鹊起。   可与他的微博影响力和工作不匹配的是,在当地村民眼中,川崎依旧是“那个猪场里的日本老头”。在被随机访问的十几位村民中,鲜有人能说清川崎是做什么的。一位农民使用了农场液肥,理由是“反正不要钱。”   “那个日本人,见过,没说过话。”一位88岁的老爷子说,“咱中国人,不和日本人说话。”   “什么专家,他要真是专家,怎么没有工资也没赚钱。”住在农场东边200米左右的一名中年男子不耐烦地说。 川崎广人在田间查看塑料薄膜下的农作物。受访者供图   “我很幸福”   川崎广人从田垄两侧抓起了两把土,左手的土呈现颗粒状、呈黄色的,是长期施用化肥的结果,右手里深褐色、有黏性的土壤是用堆肥灌溉的。
我要分享:
观山湖在线二维码 贵州情怀二维码
  【贵州分类信息 观山湖信息分类网】   公众号:观山湖在线 gygshzx   贵州情怀:gzqhgzh

我要投稿

贵州首家开放新闻发布平台【注意事项
头条新闻
图片新闻
新闻排行榜
热点内容